欢迎光临1号庄官方网站!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>

安藤忠雄 用清水混凝土为上海写了几首诗

2021-02-13 18:41 作者:1号庄 点击:

 

  第一次接触到安藤忠雄这个名字,是几年前从一位优秀的建筑师朋友那里听到的。他说最近要去日本了,去国立新美术馆看他的展览。也就是在那天,我在经过一家书店时恰巧看到了他的作品集,似乎也顺理成章地喜欢上了这个不拘一格的日本建筑艺术家。

  在前两日接到有关“安藤忠雄在上海的建筑作品”选题时,我表面水平如镜,内心却蠢蠢欲动着。本就热爱,故为其创作,又何乐而不为。

  城读改版后的首篇,我们沉浸式地探索了安藤先生在上海著名的两大建筑作品,为大家“奉上”一抹绝佳的城市建筑之美,用特殊的光影感和空间感传递日式美学,传递这位“钢筋水凝土诗人”心中的爱和艺术。徜徉其中,也愿你能欢喜。

  坐落在吴中路的一侧,位于爱情海购物公园的顶层,她的存在似乎并非那样的显而易见,你要寻觅,也要探索。从先锋路的一侧走进,你的眼光很难不被这栋建筑的外立面所吸引,脚步还未踏入,已觉不同凡响。

  初次前来,不知安藤先生参与设计的明珠美术馆所在何处,只好一步步寻觅。几时过后,乘上观光电梯,这一刻终于站在明珠美术馆的面前。

  驻足停留片刻,我走动起来,美术馆分为两大部分,馆外较为闲敞,除了一尊雕塑,一幕展牌,便只剩下无尽的留白。抬起头望向这里特殊的天顶设计,安藤先生利用有章可循的流线型线条,交错勾勒着透明遮雨板下的镂空内置衬顶,好不精妙。

  虽是阴天,白日光仍能穿过沾满雨水的透明玻璃,散落在雅静和暖的美术馆外馆中,自然光与暖色灯光的融合,营造出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美妙气氛,惬意十分。

  突然想起安藤先生曾说,“我认为建筑不必说太多。建筑应该保持沉默,让光与风为建筑表达。”她的缄默,光的迷人,才造弄出如此氛围,确是别有洞天。

  主体展厅在外馆的对面,我逐步走近,看到这里正在展出捷克装饰艺术家Mucha的大师作品,票根捏在手中,向展馆内部而行。

  在正式进入Mucha展览之前,众人的眼光皆被入门处的“蛋形模型”所吸引,移动到其正面观看,原来是同样由安藤先生参与设计的艺术书店略缩模型,后来回忆起第一眼看到它时,就已经被其牢牢吸引住了。

  右侧铺满整墙的是回忆录和简介,2015年,安藤忠雄先生被邀请打造这个由“卵”连接起的阅读与艺术空间。

  众人皆知,“卵”的设计理念常存于安藤先生的脑海中,他曾说,“卵是圆,他意味着新生,又代表着回归。”在阅读中,不断唤醒一份对于艺术的感知,在旧我的基础上,不断认知全新的自我。

  缓慢穿过整个有关Mucha的展览,沉心品味,在回味着这位伟大装饰艺术家作品的同时,脚下已经踏在了通往艺术书店的过廊上。

  眼前是由暖黄色和星空蓝共同构成的艺术空间,在这样的环形空间里,你看不到墙,那些分布均匀的方形格子好似精灵一般,承载着沉甸甸的力量,带你向最广袤的艺术天堂中飞去。

  温和而暖人的经典日式原木色,融合着黄色暖光,让人能放下周身疲惫,独享一份慢时光。

  那天我在这里看到了捧着一本画册的年轻艺术生,她的衣角被那日的雨水沾湿,却未被察觉。她缄默而认真,沉浸在书中不知为何寻觅。

  她旁边的圆形书桌上坐着一个稚子,手中抓着一本英文的格林童话,似懂非懂地皱着小眉头,他的父亲就坐在旁边,面前是一本厚厚的工具书,他左手紧握着稚子之手,右手翻动着书页,好不用心。

  没多时离开,我尚未从明珠美术馆和艺术书店的气氛中脱离而出,想起安藤先生曾说,他想创造的是真正令人们感动的空间,不论它们的存在形式为何。

  这里所带给人们的充实和愉悦,确实难得复制。岁月易逝,愿它们依旧能不负光阴,经典永存。

  就像是坐在草地上任由思绪游走一般,感受到真正的快乐。这才是我一直以来所追求并努力着的事。

  第一次听到保利大剧院,是两年前的事了。这一次有幸亲自前来探访,即便路途遥远,也谓值得。探访那天是个冷清之日,不论是天气,还是人群。

  和“光的空间”所不同的是,保利大剧院带给人的感觉,更多的是深沉与寂静,理智与冷冽。

  整栋建筑的外立面由规则的透明玻璃衔筑而成,建筑四周没有任何的弧度修饰,九十度角一贯日式美学的极简感。

  在这样的玻璃外立面内侧,存有一定的间隙令空气流动,在这些留白之后,是大片的清水混凝土墙面,平整而利落。分布均匀的孔状设计赋予了水泥墙面本没有的生机,那是属于建筑冰冷外表下的勃勃生命力,令人感受到沉静之下的有序之美。

  令我不禁想起安藤先生曾说过,“我希望建筑能够同时达到「简明」和「深度」。建筑应该是一个让人在精神上都能够获得充实饱满力量的空间。”

  确实如此,我站在建筑后侧的景池中望向诺大的保利剧院时,这种感觉尤为强烈。我驻足抬手,拍下了这张照片。

  脚下是随风而动之水,面前是不同凡响之像,心中自然开阔十分。想起剧院晚上才有演出节目,不禁想象此处夜幕低垂之时,又会是哪般光景,想必灯水相映衬,又别有一番风味吧。

  顺着保利大剧院的建筑正面环绕到背面,进入可以通往观景台的通道,眼前的一切,又令我为之震撼,未有想过表面如此棱角分明的他,内心却拥有如此微妙的细腻。

  一贯安藤先生的风格,这里出现了无数极其微妙的流线型设计,“卵”的艺术之美再一次被唤醒。

  也一贯安藤先生的理念,利用木质材料,和清水混凝土共同组建,创作出独一无二的日式美学建筑,确实令人印象颇为深刻。

  不禁令人想起这两个词来,壮阔和柔美,在保利大剧院的身上竟展现的如此淋漓尽致,使其魅力无限。其实建筑本就是建筑师的魂,安藤忠雄先生的心绪和灵魂,我相信来者皆知。

  今日探访,没能观看一场演出,实为遗憾,却也留下念想,便只等下一次的酣畅。

  我希望建筑能够同时达到「简明」和「深度」。建筑应该是一个让人在精神上都能够获得充实饱满力量的空间。

  据说,2009到2016年的7年之间,安藤忠雄先生因为癌细胞扩散,先后切除了胆囊、十二指肠、胰腺、肾脏和脾脏,尽管如此,他仍旧不停地闪耀在世界建筑的舞台上。他热爱上海这样的这座城市,也为上海倾注了无数的心血。

  除了“光的空间”明珠艺术馆和保利大剧院之外,还有显赫于世界的震旦博物馆,上海国际设计中心,上海建筑文化中心,元祖梦世界和正在建造中的玉佛禅寺二期。

  这位曾经做过三流拳击手,未受到过任何专业培训的“清水混凝土诗人”,为上海,为世界创造了无数璀璨的奇迹,谱写着无数大气宏伟的诗篇。

  在他诸多的建筑作品中,我们常常看到他引入“卵”和“蛋形”的元素和理念,他曾说,卵中,能成长出引领未来的力量,这不仅让我联想当今的上海,也在不停地以勃勃生气在世界舞台上流光溢彩,海派文化的包容之意,也会随着时光的摆渡,不断向全世界传递着她别具一格的魅力。

  光阴流逝,我们相信这些活着的经典,能依旧熠熠生辉,日月丽天。岁月变迁,我们也相信上海将继续以如此姿态海纳百川,包容万象。

  2. 本文内未标注的图片摄影资源最终版权归属Morec城读,如果引用麻烦标明出处。

1号庄